<

泪洒黄昏

时间:2019-06-29 02:02:50

(上)

  落日,旌旗。  独立于帐门的我注视着一队队楚军退进这最后的营地,虽旗不倒,阵不乱,全无萎靡,脸上仍没有半点欣慰。  八千江东子弟,数年间随我东征西讨,一直雄心壮志所向披靡,现在脸上却满是失落畏惧甚至绝望,我心里的痛苦和愧疚难以形容。  日西沉、霞万缕,夕辉照映下的远山轮廓清晰,起伏有致,我的心却越来越迷茫——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争霸天下?岁月催人老,韶华转瞬去,拥有天下又有什么意义?可惜刘邦不会这么想,他只会把我逼上绝路让我欲罢不能。  或许我早就该一走了之,和我的梦儿一起浪迹天涯,徜徉潇湘,可我又如何放得下这些陪我多年同生共死的江东兄弟?  梦儿,我的乖宝贝儿,现在你应该到了湘水之畔了吧,你是不是此刻也在像我想你一样思念我呢?不要怪我,我也舍不得你啊,可我又怎么能让你在这里和我受苦呢?对我来说,死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但你不能,绝对不能。  我宁愿你以后活在一个飘渺得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之中也不要你满载痛苦和绝望。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吗?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活下去——活下去!  牵牵嘴角,我不由一阵苦笑:这是我唯一一次骗你,以后都再不会了,即使我还有机会。  夕阳下,又是一个凄美的结束……  突然,“羽郎,你好狠的心……”一个颤抖的身躯从背后抱住了我,然后是一阵轻轻地抽泣。  我长叹了口气,转过身把她拥入怀中,怜爱地抚着她的秀发,轻声责道:“梦儿,你为什么又回来了,你不听我的话了吗?”  “你说过你永远都不会骗我的,不是吗?”话虽如此,但她那梨花带雨的俏脸上,朦胧的泪眼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责备。  “我………”面对情深意重的佳人,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中只有感动。  青葱般的两根纤指掩上了我的嘴唇,“什么都别说了,梦儿全懂。”  看着她那蕴涵着海样深情的眸子,我没有再说话,那是无疑是多余的,我只是闭上眼,全心全意地感受那包涵千言万语的无声的吻。  不远处,山风吹得大旗飒飒作响,我却已浑然忘记了一切。怀里美人的唇是那样的娇软,身体是那样的火热,让我只想抛开这令人烦恼的一切,与之共赴巫山,在那襄王之梦中永不回头。  微敞的衣襟里是难以掩饰的勃发春情,兰花素手的款款动作更有无尽爱意,在这四面楚歌的绝境我项羽尚有红粉知己如此,人生又有何求?  缠绵的吻再次印上了我的脸和唇,没有一丝的犹疑,就像她和我的第一次一样热情和痴情。我把她贴在我脸上的小嘴紧紧吸住,让她的香津温泉一样淙淙流入我的喉,那条无比香软细滑的小信子也在我的吮吸下灵巧地左右舔舐我口腔的每一寸。  这是该魂断神伤的时候吗?大概是吧。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已经发生的一切不可更改,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了,还有什么怀抱放不开的?死,虽然那不是太遥远的事,但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我和梦儿另一种形式的长相厮守而已。  相顾无语中,我轻柔地脱掉了梦儿的衣衫,也让自己归为原始。眼前的胴体是怎样的美丽啊!白里透红的肌肤泛着柔和的光彩,玉一般晶莹剔透。  乌黑的瀑布自头顶一直垂到腰际,松散却不凌乱地分布于前胸后背,与肌肤相映成辉。清秀的瓜子脸上一弘秋水般的眸子脉脉含情,小巧的鼻梁略略高耸,活灵活现地显示着主人的傲气和娇气;嘴唇很薄却不失温润,让人只想把她含在嘴里轻怜蜜爱;鹅颈修长,极自然地引导着视线到秀美的酥胸,两点嫩红的樱桃又恰如其分地强调了蓓蕾的挺拔;柳腰上没有半寸多余的脂肪,盈盈仿佛不堪一握……  这充满南国山川灵气的躯体,我虽已不知看过多少遍,但还是那么地留恋忘返,就像第一次见到一样。  吻,已经不再火热,是应该疯狂的时候了。从脸到光滑的脖子,再到坚挺的美乳,经过平坦的小腹,滑过长长的玉腿,把十个出头竹笋般的小脚丫轮流放在嘴里疼爱一番,最后停在了那最诱人遐思的密处。  先让两行稀稀疏疏的芳草服帖地躺下,然后就是对中间那粒耐不住寂寞的小肉芽的逗弄,还不时地轻轻拂过那两伴娇嫩无比的肉唇——美娇娆的身体也很合拍地在对小肉芽的一舔一咬中一下一下颤抖,充满情意但又无比放肆的的爱抚已经让原本就满是情欲的娇娃欲火焚身了。  她只感觉身上的热流一浪高过一浪,宛如决堤之水四处奔腾,不住地冲淡和模糊着她的意识,人已仿佛置身云端,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  “羽郎,人家受不了了,求求你,别再碰那里,别……啊……”  娇喘细细,浪语声声,更增佳人妩媚——如此美景,我心神不由一漾,停下了对身下玉人侵犯。  “梦儿,我要来了,可以吗?”我捧上她那已经泛起粉红的娇颜问道。  “啊……啊……”檀口虽然张开着,娇娃的嘴里却很难吐清楚只言片语,只是不停地点头和“啊啊”的应和声表示对更猛烈激情的渴望。  火热的玉柱扣开了同样火热的玉门,我这才发现那里早已春水如潮。繁露点点,倍显晶莹,让本是层峦叠嶂,曲折幽深的花径对侵入异物的阻碍小了很多,但里面的火热绵密依然让我仰直了后背以抵受那瞬间就精关大开的诱惑。花溪的细腻及花房的吸力都刺激着我让我不停地向前驰骋。  “啊……”瞬间突来的无比满涨充实感让梦儿发出一声长长的夹杂欢乐痛苦的娇吟,四肢也紧紧把我缠个结实。  抱着怀中无比细滑的娇体,我一个翻身变成梦儿伏在我的身上,先是轻柔地抚摩那线条光滑的裸背,让身上美人自己禁不住难耐地小幅度扭动柳腰,待她脸上表情舒展,颜面潮红之后再扶住腰下性感的胯骨,由缓转急,由慢而快,最后已是双手把美人腰身固定,自己不停地由下向上猛攻,任由那娇嫩的肉唇随着我的进出不断变幻着形状;任由丝丝春水滴滴飞溅,散发着女人密处那惹人情怀的幽香。  梦儿已经完全迷失在这奇妙无比的幻境中了,紧闭的双眸间长且可爱的睫毛微微抖动,樱桃小口急速地喘着气,上身后仰,两手扶着我的双腿,让本已是饱满坚挺的一对玉峰更显得高耸入云,不住的上下振颤中两点嫣红的乳首在粉白的肉球映衬下划着圆圈,动人媚态直教我紧拥佳人共赴巫山极境中。  好一阵子,小猫一般伏在我身上的梦儿,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我只爱怜地审视她布满红霞的双颊,温情脉脉地理着她散在胸前背后的如云黑瀑,无语。  “还记得吗,羽郎?”她动了动身子,让脑袋更舒服地靠在我的脸颈间痴痴地道:“梦儿说过,要终身伴在君侧永不相离的。”  相拥一笑成迷梦,只愿此情不黄昏。  第一次见到虞妃是在会稽,那也是一个有夕阳的黄昏,可能那时侯的我才是一个真正的血性男儿:杀太守,起义兵,兴大楚,除暴秦——满腔豪情壮志,怎堪将现在,意冷心灰,雄心早远。  那天,我闲步于会稽城外的一片旷野,不是偶然的兴起,只是每天的一个习惯,不知为什么,我似乎总想逃避城市的喧嚣,或许也是在逃避一种责任吧。  远处,夕阳将血般的光芒喷洒在大地上,把一切染红,然后在静谧中西沉,我心中泛起一阵感伤:为那殷红的光芒——或许夕阳也非常留恋这个世界,但是它必须离开,只剩柔和却又浓郁的光芒如泣如诉……  祖父离开人世之前的一幕又映入我的脑海:他嘴角流出的鲜血也一如残阳般红得令人心痛。祖父项燕一生戎马胜绩无数,却在行将就木之年得遇王翦这盖代名将,最终兵败自刎——这,大概就是不可抗拒的命运吧。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但我不恨王翦,祖父曾说过:“王翦与我各为其主,疆场斗智斗勇,我不如他,败亡是命中注定。唉!只是天下百姓的苦难还远没有结束,楚王昏庸误国,天下必归于西秦。然秦王亦残暴非常,由是观之,秦命也不长远,天下很快又会大乱。我观你天生奇相,将来必非池中之物,用之正道则将相之才。望你好自为之,相机而动,兴复大楚,拯救天下万民于水火,我项燕泉下有知自当含笑。”  祖父,你可知道?天下大势你料知如神;但是我,你也许看错了……  沉思缅怀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把我惊醒,中间还夹杂着男人的狂笑和女子的喊叫。我心中一怒,朝烟尘冲了过去。起兵时我曾有严令,不准骚扰任何一地百姓,违者斩,谁敢这么大胆?  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正朝我踉跄跑来,手里还提着把剑。她身后几个秦朝降兵骑马紧追不舍,看样子还曾有过一番激烈打斗。  “站住!”我朝那几个降兵大喝一声。  “畜生——”那女子却长剑一挺,疾刺向我,接着整个人也倒向我。  我扶住她虚弱得没有一丝力气的身子,脑袋里还不停地闪现着她那双眼睛:略显暗淡的眸子没有懦弱,没有恐惧,有的只是坚强。  …………  虞妃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松软的床上,面前坐着的是那个当天拦路的年轻将领。  “你醒了?”那人眼中微微露出惊喜。  “畜生——你们都是畜生,多行不义,会遭报应的!”虞妃实在太虚弱,浑身九处是伤,根本无法起身,只能在眼里喷火。  那人呆了一呆,显然是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般怨毒的话,“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了,那天的几个冒犯姑娘的秦兵是刚刚降过来的,已经被我治罪,还请恕在下管教不严之过。”  “降兵?哼!他们不是好东西,你们也一样,你滚——滚———”声嘶力竭中,虞妃又昏了过去。  朦胧中,她感觉有人喂她吃东西,给她擦洗伤口和换药,还有人不断地和她说话,虽然她不记得说话的内容,但那轻柔的声音却让她感到无比的亲切,宛如儿时母亲的呼唤。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时第几个黄昏了。虞妃感觉自己的体力完全恢复了,伤口虽然还缠着纱布,但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几乎不影响活动。  来不及想太多,她迅速穿上床头不知是谁的但很合身的衣服,蹑手蹑脚走到门口,掀开帐帘向外小心地探探头。  外面静悄悄的,只在前面不远处有两个守卫,轻而易举地放倒他们,又拔了一个人的配剑,虞妃这才开始拼命地朝城北的一个山头跑去。  跑到山腰,回头看看,并没有人追来,她忍不住长抒了一口气。  忽然,一声沉重的叹息从山顶传来。正暗自庆幸的虞妃被吓了一跳,顺声望去:一个高大的身影面西而立,斜阳把他的影子拉得极长,那么落寞,又那么忧郁。  她呆了一下,也转过身,一轮西沉的红日,伴着万道彩霞——她喜欢夕阳,那虽是结束,但一样孕育着希望和新生,一个无比凄美动人的结束。  “你为什么也面对夕阳发呆?你又有什么心事?”那人转身向她问了一句。  轻轻柔柔的声音,让虞妃泛起了亲切的感觉,她知道这是那个年轻将领的声音,遂平静地反问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手里还拿着剑?”  那人摇了摇头,“我不想知道这些。”随即又像是自言自语地道:“我很喜欢夕阳,虽然即将结束,却毫无怨言,还将最后的光热慷慨奉献,这是怎样的悲壮!”缓慢的语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伤。  虞妃心里一阵迷茫,她真的想不通了,夕阳还是那个夕阳,可为什么在这个人眼里竞变得那么凄凉,心啊,你是怎样的难懂和复杂!  “姑娘,还没有请教芳名?”那人缓慢地走近她。  虞妃发现那人正朝自己走来,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忍不住起了戒备之心,一双凤目紧盯着这个走近的人。旋即发现这个人脸上满是认真,没有半丝轻浮,那渴望的神色使她不忍拒绝。  “小女子姓虞名妃。”细声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虞妃脸一红,低下头去。  “虞小姐,在下项羽。”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什么?你就是项羽?那个起兵抗秦对百姓秋毫无犯的项羽项将军?”虞妃一脸的惊喜,中间又夹杂着少许的难以置信。  “如假包换。”我淡淡地应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当意识到虞妃是因为这些改变了对我的敌意时,我的心竞是一痛。  我长抒一口气,抛开心中不快,走到她前,“陪我一起走走好吗?”  她略一点头,默默地跟在了我的后面。

(中)

  湘水之畔,风柔天幽,水碧山青。  我拥着虞妃,共乘乌骓,漫步江边。  “知道吗?你太美了,就像一个梦,我以后叫你梦儿好不好?”我吻着她的乌发在她耳边柔声道。  “梦儿?好美的名字,以后我就是你的梦儿了,羽郎。”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深情地仰视着我。江畔略带水汽的微风吹散了她的柔发,有些许几缕刮过我的脸,痒痒的。  不远处,一片湘竹随风作响。  我们跳下马,走入竹林。她折下一段竹枝回身问我:“羽郎,你知道湘妃竹上面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斑点吗?”  “那是娥皇、女英的望夫之泪啊。相传帝舜南巡苍梧而死,两个妃子娥皇女英日夜在湘江之间哭泣,泪水滴落在江畔的竹子上,从此竹子上就有了这许多的斑点。”  “她们好痴心啊。”深情地望着手中的半截竹枝,梦儿的脸上满是感动,眼中分明也闪着晶莹的泪花。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环住她,任她的缕缕青丝在我的面前和心中飞舞。我知道,那上面也一样满是苦思之泪。  “羽郎,这里真美,我们以后就在这里终老好不好?”  我看着她的眼睛,清澈得仿佛一潭秋水。对世俗争斗的强烈厌倦和一走了之远离是非的想法袭上心头,我强迫自己忍了下来,勉强道:“当然好,不过……现在还不行。”  梦儿脸上现出喜色,但马上转成失望,眸子里满是不解,刚要再问,我扳住了她的双肩,神色凝重地道:“梦儿,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她像是明白了什么,神色一黯,但旋又抬起头,眼圈泛红,紧咬下唇道:“梦儿除了答应你,还有什么选择吗?”  我默然。上苍啊,万物都屈服在你的脚下,你又何故这般弄人?两情相悦却不得不千里相隔,鱼沉雁杳,这又该是怎样的肝肠寸断?  神伤间,梦儿投入我的怀里,幽幽道:“梦儿知道,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活下去等你,不管多久,都在这里。”  江水悠悠,浓情难尽;竹风阵阵,思念长流。  …… ……  月色如水,大概是因为刚刚目睹了夕阳于世界的离别,那惨白的光竟分外凄凉。山间的草庐中,跳动的红烛一样魂断神伤地垂泪,我知道,这是一个注定痛苦的幸福时刻,因为它在无法避免的分离之前。  那眼中流淌的忧伤啊,如果能冲淡这分离的苦痛,我情愿它就这样一直地泪般晶莹。  揭开了红盖头,紧靠在我怀中的梦儿身躯虽是如此的平静,我却感觉得到她内心在不停地颤抖。若干年后,也许梦儿还会是现在这样外表温柔,内心刚毅,可那时候还有我在她身边吗?我还是现在的我吗?  一个无比动荡的年代,每个人都不知道明天在哪里,将来一片黑暗和动荡,我们能把握的也只有现在,现在……  梦儿的脸也和她的身体一样平静,淡淡的月光映衬下显得有些苍白。眼中仍然是无比的坚定,一如我们初遇时她的目光。  一手托起她的头,一手捧着她的俏脸,我让四片唇合在一起。梦儿那樱口中芬芳依旧,略带冰冷的唇依然无比嫩滑香软,可以往我心中的那股热情又到了哪里?  颈间一紧,是梦儿的胳膊缠住了我,灵巧的香舌也紧贴着我伸入她檀口的舌头打转,潮涌的热情渐渐融化着我,仿佛该被劝慰的是我一样。  总觉得这该是说点什么的时候,可为什么言语却又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有梦儿这样一位情深意重的佳人青睐,上天没有亏待过我什么了,可这一切对梦儿又是怎样的不公?  “羽郎,你知道吗?梦儿永远也忘不了初遇你的那一刻,你伟岸却落寞的身影一直都印在我的心里,那么清晰。那时候我就知道:不管是痛苦还是孤独,同病相怜中,我们会相濡以沫。”她放开了我,那回忆中的眸子亮过天上闪烁的星星。  邂逅、熟悉、热恋、别离、开心、伤心,这所有的回忆和感情一刹那间潮水般吞噬了我的心灵,美人恩重,我却不能给她丝毫的承诺!一面是爱戴我雍立我跟随我的江东百姓,一面是深爱我相信我服从我的红粉知己,如何选择,谁来作答?  “羽郎,今天是该开心的日子啊,梦儿终于作了你的妻子,人家盼这一天可是等的颈儿都长了呢。”梦儿的脸上花朵一般绽放着甜笑。  是啊,这是该高兴的时候。快乐,尽管短暂,但在这即将分离的时刻,我知道它将在我们心中永恒。  轻柔地把怀中粉雕玉琢一般的璧人平放在竹床上,美人平静的娇躯开始颤抖了,一抹红霞也渐渐浮上了秀脸,我们虽有过很多亲密的举动,但真的这样要行夫妻之礼还是头一遭,梦儿终是个女儿家,羞涩和紧张难以避免。  “梦儿,我的宝贝儿,别怕。”我压上了她柔软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道。  “妾身纤纤弱质,羽郎万万怜惜。”轻声细语更显美人柔弱,那荡漾着的春情和温情是如此浓烈,让我只想此刻天长地久永无终结。  红色嫁衣下一方洁白的抹胸,冰情玉洁的处子幽香阵阵,吸引着我的嘴和手作更深层次地探索。  冰雪般晶莹的肌肤在烛光的辉映下泛着柔和的光彩。二十年,寂寞了二十年的玉女峰今夜羞涩地等待我的攀登,荒芜了二十年的处女地今夜羞涩地等待我的开垦。梦儿,你可知道在我这是上天多么大的恩赐。  爱草幽幽,静悄悄地守侯着粉红的桃源溪谷,那里泉水淙淙,曲径绵绵,两瓣肉唇花朵一样含羞待放。  我的唾液从美人的脖子一直延伸到脚趾,没有放过一分一毫香喷喷的肌肤,最后在她的樱口停留,坚挺的男性欲望也徘徊在花蕊的边缘。  “啊——”一声夹杂着痛苦的喊叫永远结束了梦儿二十年的处女待嫁之身,殷红的处子血在她胯下的三尺白绫上洒下芬芳。  泪珠再次涌出她的双眼,但这次我没有让它们滴落,咸咸的泪,梦儿已为我流得太多,我会永远记住这味道。  渐渐的,她的身子不再僵硬,密处也涌出了更多的花露,我开始小幅度的挺动。直到她的皮肤都布满细密的汗珠和潮红,我的动作才开始增大,初承雨露的梦儿如何抵受这样的挞伐,没多久即泄了身子。我没有继续动作,让她享受完高潮的余韵后就温柔地替她清理了。  “羽郎,相公,梦儿的人和心都永远是你的。”看着白绫上的惊心落红,梦儿的话是那么无悔。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冰冷的泪珠滴落在我的脸上,也惊醒了我们这个甜蜜却悲凉的梦。我轻轻拂过梦儿梨花带雨的俏脸,再将她娇躯紧紧裹在怀里。不需言语,我读懂了她眼中的坚毅,正如我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没有人可以动摇。  温柔地为她穿起衣衫,我们共同走出营地,才发现外面依然斜阳靠山。  梦儿和我一起注视,然后问我:“羽郎,若没有夕阳,晚霞是否还能如此绚烂胜火?”  “当然不能。”我苦笑。  “那若没有羽郎,梦儿又舞剑给谁看,唱曲给谁听?”  …………  夜了,山下的营地像一片坟场,死一般寂静,只有乌江滚滚北上,淘尽俗世是非,可却带不走我心中那沉淀多年的伤痛……  翌日,营外楚歌声起。虽然我知道这是汉军之计,但却毫无办法。长年在外的楚军满脸泪痕。久别故乡,谁人能不思亲?爱人相隔,两地追忆,不是身历其中,谁会真解个中滋味?  湘水徜徉后的第二天,我就离开了梦儿,率军继续北伐。  叔父战死定陶,章邯肆虐赵地——为叔父报仇也好,为赵民除暴也罢,我终不能静心坐看。  可笑楚王竟然以为我想在关中称王,分地而治,还派出刘邦压制我。他哪知道,我若有心称王,楚国早已尽在我手,又哪里轮得到刘邦那个街痞出身之人和我争?  称霸天下又怎能与偕梦儿终老山林相比?  潇湘水畔一叶舟,  雨洒斑竹万点愁。  泪眼道别还执手,  相见何期思悠悠。  这是临别时梦儿唱给我的,我又怎听不出歌声中那无尽的幽怨和哀思,可是我却必须走,尽管梦儿哭着告诉我她希望但更害怕这时是我们最后一次分离。  祖父死时,我没有流泪,或许时因为他求仁得仁死得其所,让我觉得壮烈而非伤痛。  惊闻叔父噩耗时,我也没有哭,苦难太多,我大概已经不会哭了。但不知为什么,看着梦儿的泪眼,我却忍不住有大哭一场的冲动。  至尽我仍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选择,尽管我有很充分的理由,可在我心中却总觉得那些根本不是,我可以骗任何人但没有办法骗我自己。  叔父的离开虽使我了无牵挂,却也一样给了我一无所有的失落,人生区区数十载,空手而来,白手而去,争斗是多么的乏味。贵为帝王又如何?周武秦皇也不过凡人般终化作黄土一掊,九五至尊,黄金万两,带不走任何。  接下来的日子,我把对梦儿的思念和愧疚深埋心底。杀宋义,过漳河,破釜沉舟,九战九捷,大破章邯于巨鹿,震惊天下。可是面对这可喜的战果,我却没有丝毫的欣慰,天下闻名又怎么样,如果可以换回叔父的生避免天下百姓所受的苦,我宁愿默默无闻。  关中王我已巧妙地让给了刘邦,但他的作为却让我震惊。我知道他的目标是什么,也许他会成功,但他的妻子吕雉却是个隐患,我有点幸灾乐祸,不过这都与我无关了,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很快见到魂牵梦绕的梦儿,偕她远离是非息隐山林了。

(下)

  一阵马嘶声响起,我心中骤然一惊,这不是乌骓的声音?  栏中群马悲鸣。乌骓斜卧在地,脖颈不自然地扭曲着,见到卧来竟忽然战立起来,步履蹒跚地接近着我。  见它双目含泪,我知道它也将离我而去了。我心中一阵刺痛,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它,双手最后一次摩挲它的鬃毛,从前乌黑油亮的颈鬃也已经失去了光泽,颓然地垂在马颈两侧。  这个忠实的朋友伴了我整整八年:会稽起兵,我以之驰骋疆场快意恩仇;邂逅梦儿,它一样见证了我们的柔情蜜意海誓山盟;现在我兵败被围,穷途末路,或许它不忍心见我英雄气短,所以选择了离开……  许久,它突然挣开了我的环抱,向天悲啸一声,再转头舔舔我的脸,缓缓倒下,头依然朝着南方。身后的梦儿再也忍不住,伏在我肩上痛哭起来。  我浑身剧抖,钢牙紧咬,眼神由悲转厉,心中升起一股浓重的杀机……  刘邦韩信匹夫,我不杀你们如何对得起乌骓在天之灵?  帐外两军对垒之处,我单枪捣入敌阵,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人,杀人,我要杀人。于是刀光飞舞,尸横遍地。  然而汉军实在是太多了,楚军根本无心恋战,我纵有以一当百之豪勇,然亦奈何?我也只能用几个韩信帐下大将的头颅祭奠乌骓。  一轮苦战从早晨直杀到午后,却于大局无补,失败已如山倒般无可避免。  我招来部下所有裨将,温声命令:“我军气数已尽,你等具率部属,即刻砍木造筏,全力渡江,能走多少就走多少。”  虽然一个个满脸疲惫,却没有人动。我正要再说,他们齐齐一礼,“大王不走,末将不走。”  “好兄弟……”看着这些忠诚的部属,我一阵感动,眼中射出同生共死的深刻感情,一时竟再说不出话来。  “你们这又是何苦,羽郎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们可以安返故土,重见亲人,你们这样岂不是让他空费心思?有我们在,汉军不会为难你们,走吧。”身边的梦儿语调极其平静。  “我等誓同大王共生死,大王不走,我等绝不走。”  “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会断送全军?在江东有多少父母在等待着他们的儿子,又有多少妻子在等待着他们的丈夫,你们怎么面对他们?我求求你们,走啊。”梦儿已是泣不成声。  乌江亭边,最后的一批人已经全部站在船头,亭长见我没有上船的意思,再度求道:“大王虽中原势孤,然江东沃野千里,民生富足,又有长江天堑,仍可两分天下啊,大王三思。”  我没有说话,只拔剑斩断缰绳,目送他们渐渐消失在对岸。曾经数千激昂子弟,现在只剩这些许安返故里,我又有何面目再见江东父老?  “哈……哈……哈”我仰天狂笑,无尽苍凉。刘邦曾与我同殿为臣,韩信更与我有主从之礼,现在二人居然让我走投无路。坐拥江山,天下称王的竟是这样忘恩负义的小人,命运是多么的可笑!  远山,残阳如血。  我转身面对梦儿,淡然一笑,坚定道:“现在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再不用担心分开。”  她没有说话,只是把头慢慢靠入我肩膀,好久才离开我,亦是宛然一笑道:“让梦儿再为羽郎唱一曲好吗?”  我微微一叹,转头西望:天际晚霞一抹,正为夕阳绽放全部的绚烂,红得那么耀眼,那么多情。但我知道当夕阳坠落之时,霞将化身万道而后归为沉寂。  梦儿那清新婉转的歌声在身后响起:  汉军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大王义气尽,  贱妾何聊生?  无尽的幽怨,无尽的哀伤,最后归为无可决绝的坚强,就像她那深印在我心中的目光一样。  我心里忽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觉马上就要失去我的梦儿了。  “不——”我狂喊一声,扑过去紧紧搂住她,但为时已晚。  血,鲜红刺目的血,一丝丝从她衣领间溢出,“吻……吻我……”梦儿已经气若游丝。  我肝肠寸断,闭上眼睛吻下去,唇由火热渐渐转成冰冷,她抬起颤抖的手抚上我的脸,声音断断续续:“有此一吻……梦儿一生……足够,阴阳桥边……梦儿……梦儿绝不会喝……孟婆汤……来世还是……还是羽郎的……乖梦儿……”  我手足冰冷,梦儿就这样离开我了?不能——不能——  “梦儿!梦儿!”  我大声喊叫,但我至爱的梦儿已经听不到了。她双眼微合,嘴角上翘,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好象只是静静地睡着了。  可是我的好梦儿啊,为什么你不会再醒来?你这样的离去,是不是就真的一点也没有了痛苦?我的脸已被剜心般的痛苦扭曲得不成型,凄风中,我愤然抬头仰问:“命运!你何以如此不公?”  苍天不语。  “梦儿?好美的名字,以后我就是你的梦儿了,羽郎。”  “娥皇女英她们好痴心啊,舜帝一定对她们很好,羽郎,你也会一样的爱梦儿吗?”  “羽郎,你说若没有夕阳,晚霞是否还能如此绚烂胜火?”  我的心在滴血,曾经和梦儿在一起的一幕幕都像昨天才发生,可是我的梦儿呵,你现在又在哪里勾起我这样的回忆?你可知道:你的曲,你的舞,你的问,你的哭,你的一笑一颦都早已深入我心?  我再次看向怀中的人,颈畔的血一滴滴溅上我的衣,宛如花瓣一片片被风吹落——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  冰凉的感觉滑过双颊,我流泪了。泪珠滴落在梦儿的红唇,她的唇好象动了一下,接着伸过衣袖,温柔地为我拭去泪水,再轻柔一笑,问我道:“羽郎,梦儿都没有流泪,你怎么就流泪了?你不是说你不会哭吗?”  是的,我以为我不会哭的,可我现在为什么就忍不住了?是不是我欠你的泪太多了?梦儿,你说过会在湘水畔等我,可若我现在回去,又在哪里可以见到你呢?你告诉我啊!  没有人回答我,只有乌江滚滚翻腾。几朵浪花被河岸碾碎,水珠雨点般溅落我的面前。难道苍天也流泪了?不,苍天无眼,又怎会流泪,那不断流逝的浪花碎沫,不正是梦儿在向我道别吗?点点的晶莹是怎样的洁白无暇!  一如梦儿深刻在我心底的容颜——清纯如水,娇艳似花。  也许流水可以淘尽是非,岁月可以冲淡凡尘,但我和梦儿之间的爱却永远刻骨铭心,没有什么可以冲淡,哪怕海枯石烂,天荒地老。  我缓缓拔剑,最后望向梦儿苍白的脸,心中暗暗祈祷:梦儿,今生浪花依旧人面全非,来世我会与你再续前缘……  天上人间,愿长相忆。  天边,霞光万道,夕阳落沉,而后一片静谧……                【完】